楊智寬:我行我攝

記者 周曉明

 
丹東新聞網 2020-05-25 09:13:26

人物簡介

楊智寬,1957年生于丹東,遼寧省攝影家協會理事,中國攝影家著作權協會丹東副首席代表。

他近些年拍攝的大量鴨綠江流域風光和人文攝影作品受到廣泛關注,被國家和省市級媒體刊發或轉載,多次榮獲國家和省級獎項。

定格家鄉美

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

九月的遼東山區,一場大雨后,山間云霧繚繞。

近處,樹干和巖石被雨水沖刷之后,干凈而明亮。

遠處,連綿不絕的山巒,已變得五彩斑斕。

此刻,19歲的楊智寬正站在山頂,向遠處眺望。

1975年,楊智寬從丹東城區下鄉,來到岫巖縣雅河公社(當時岫巖為丹東市下轄縣)某青年點。

四年的農村生活,給他留下印象最深的,莫過于北方山區的壯美風光?!懊恳淮稳ド嚼锔苫?,都會被眼前的美景吸引?!庇谑?,楊智寬在那時便萌生了一個想法:將來要把這些美景拍下來。

而另一個讓他對攝影著迷的原因,是其朋友也喜歡攝影,并時常拿著相機出去拍攝,回來便“躲”在暗房里沖洗照片。

“他每次洗照片時都神神秘秘的,讓我有了很強的好奇感?!睏钪菍捳f,或許是因為好奇,再加上大山里的景色太美,他對擁有相機的渴望與日俱增。

現在來說,最讓楊智寬自豪的,當屬反映綠江風光的系列作品。

綠江是寬甸振江鎮的一個行政村,東南臨鴨綠江,東北臨渾江,與吉林省集安市相鄰。因為該村位于遼寧的最東端,所以也被稱為“遼東第一村”。

綠江村地處庫區,一些耕地成了水沒地,村民們便在枯水期種上小麥、油菜等這些生長期短的作物,以便在水沒前可以收獲。特殊的地理地貌和農作物自然生長,形成了一道綠江獨有的風景。

2002年,當聽寬甸影友說“綠江風光不錯”時,楊智寬決定開車走一趟?!爱敃r確實是下了決心去的,200多公里,不算近啊?!钡搅司G江,他頓時覺得“這趟來值了”。

使用佳能相機的影友,習慣把作品發在一個叫“佳友在線”的網站上,這個網站當年的火熱程度絲毫不亞于新聞門戶網站。

楊智寬這100幅照片,一石激起千層浪,瞬間讓地處邊境的小村莊名聲大噪。

牛刀試鋒芒

1979年回城后,楊智寬在市內一支基建隊當工人。

如今再回憶那段歲月,楊智寬甚至覺得后來自己在攝影上的勤奮,正源自當工人的日子?!跋胂氘斈?,那么累的活兒都不覺得累,現在背個相機到處游山玩水,還能叫累嗎?”

1981年左右,丹東城區開始了大規模的住宅小區建設,楊智寬因工作出色被選調到拆遷隊工作。1982年,他終于如愿買了第一臺相機,牡丹牌的。這臺相機剛買不久,就在工作中派上了用場。

“老房子拆遷之前需要拍資料照片存檔,領導就讓我來拍?!?楊智寬回憶,在拆遷隊工作的那幾年,相機幾乎不離身,因為拍得多了,攝影技術和經驗也在摸索中迅速積累起來。

1984年,改革開放后丹東市區第一個新式住宅小區竣工,楊智寬為此拍攝了一組照片,被刊登在《丹東日報》上?!爱敃r還用了拼接的方法,在報紙上發了一張小區全景圖?!狈鲆呀浄狐S的舊報紙,楊智寬深有感慨,雖然照片質量不能與今天的同日而語,但從當年拍攝的角度和構圖看,還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后來單位機構調整,楊智寬被分配到某國營房地產公司。到了新單位,當領導知道他喜歡攝影后,就把公司所有與“拍照”有關的工作都交給了他?!吧霞夘I導視察,動遷資料存檔,重要會議和大型活動現場,只要需要拍照,都得我上?!鳖I導信任,自己又喜歡,工作起來就如魚得水。

雖然在這期間,拍攝日常工作的內容比較多,但楊智寬始終沒有忘記當年的愿望?!暗酶兄x在工作崗位上那些年積累的拍攝經驗,為以后創作打下了好的基礎?!睏钪菍捵约嚎偨Y道,正所謂“十年磨一劍”,如果沒有工作中鍛煉出的能力,以后也很難拍攝出太多滿意的作品。

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以后,隨著民營企業逐步進入到房地產開發領域,楊智寬所在國營企業的業務開始逐漸萎縮,他也被調整到物業公司工作?!暗轿飿I公司后,工作就輕松多了,幾乎每個周末都可以利用休息時間拍風景?!睋碛辛藢儆谧约旱膭撟鲿r間,楊智寬便不滿足于“愛好”的現狀,準備向“專業”領域探索。

行走山水間

1998年,楊智寬買了第一臺數碼單反相機。

“真正的攝影作品創作就是從這臺數碼單反開始的?!毙孪鄼C的第一張照片留給了鴨綠江大橋的夜景。

“那天晚上,我拿著相機在鴨綠江公園轉悠,走到鴨綠江大橋和鴨綠江斷橋中間那個位置,抬頭一看,還有月亮,就拍了一張?!?/p>

時隔多年,之所以對當時拍攝的情景記憶猶新,不僅因為這張照片在市里舉辦的一次比賽中獲了獎,因此激發出更強烈的創作熱情,更因為這幅作品至今都在被廣泛使用。

“去年我從外地回來,剛下車就看見站前丹東旅游宣傳海報上用了這幅照片?!痹跅钪菍捒磥?,能把攝影創作與宣傳家鄉旅游聯系起來,是自己莫大的榮耀。但在自己還籍籍無名之時,要做的,只有不斷行走在家鄉山水間,留下那些“原始”的美麗瞬間。

自從有了這臺數碼單反相機,楊智寬就充分發揮了自己的“勤奮”特長,每逢周末都會開車到寬甸、鳳城、東港等地去拍攝,有時一拍就是一整天,甚至為了拍日出,在拍攝地支頂帳篷睡上一宿都是常事。

五龍山、虎山長城、鳳凰山、大孤山、天橋溝……隨著行走的足跡越來越遠,優秀的作品也不斷涌現,加上經常在一些本地影展和媒體上亮相,楊智寬在圈內也名聲漸起。很多影友主動邀約他一起拍攝,每到一個他熟悉的拍攝地,都會毫不保留地把自己的經驗和拍攝角度分享給大家。

“我把攝影當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不管刮風下雨都出去拍?!庇袝r天氣不好,很多影友覺得拍不出好片,但楊智寬卻反其道而行之,經常有意外收獲。

有一次,正吃著晚飯,電視天氣預報說寬甸北部有大雪。他馬上放下碗筷,拎起相機就出門了。車開到半路時,雪已經下得很大,好在順利抵達了拍攝地。第二天,當雪停的時候,幾位影友打電話給他,詢問此時是否可以進山拍雪景,他回答:“我已經在山里了?!?/p>

因為雪太大,進山的路已經無法通行。雖然被“困”在山里好幾天,但楊智寬卻拍到了很多影友想拍卻無法拍到的景色。

花香引蝶來

對綠江村的推介,成為楊智寬拍攝生涯中的濃重一筆,一個村落因為照片、因為網絡而走紅,即便如今看來都稍顯不可思議。楊智寬如今每年都會多次到綠江采風,或是陪著朋友,或是自己獨行,最多一年11次到綠江拍攝?,F在的綠江村每年不僅吸引大量本地的影友和游客,全國各地的影友也向綠江涌來,“北方的香格里拉”的宣傳語也隨之走紅。

有了綠江的拍攝經驗,楊智寬便有意識地將在丹東其他景區拍攝的作品發到網上,其風景系列作品也陸續登上了許多國內重要雜志。丹東的景區因此也獲得了另一種模式的傳播。

“如果能為家鄉的旅游宣傳盡一份力,就覺得這些年的努力沒有白費?!睏钪菍捀嬖V記者,雖然自認為攝影技術沒有多高,但作品可以被廣泛傳播并得到認可,就足以圓了當年知青歲月那個“定格家鄉美景”的夢想。

這幾年,行攝在家鄉山水間,除了一如既往地癡迷眼前的美景,楊智寬也會產生一些困惑。比如,從發展旅游的角度看,一張好的攝影作品可以吸引更多的游客,但在一個景區發展初期,更多外來人涌入,也會破壞當地的環境。再比如,由于一些影友的素質比較差,他們為了拍攝而拍攝,甚至不惜踐踏和折損花草來換取所謂的“完美”作品。

面對這些問題,楊智寬也總利用各種機會去宣講,希望大家的攝影創作是以保護環境為前提的?!爸挥羞@樣,美景才會一直美下去,大家才會一直拍下去?!?/p> ?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佳永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