嬗變:從紅銅溝到白鷺村
記者 曲竟舒 丹東新聞網 2020-05-25 09:19:49

4月25日,中央廣播電視臺新聞頻道《新聞直播間》,以《春回大地,千只鷺鳥回家了》為題,連續3天向全國電視觀眾直播寬甸滿族自治縣楊木川鎮白鷺村白鷺的生活畫面。人鳥和諧相處的美景引起了強烈的反響。那么,白鷺村是怎樣從一個普通村落逐漸走進大眾視線的,這背后又有哪些鮮為人知的故事?

村民心中的“風水鳥”

白鷺村原叫紅銅溝,在當地曾流傳著這樣一個傳說:紅銅溝依傍蒲石河,每年春天蒲石河開化,就會飛來成百上千只白色或灰色大鳥。

它們棲息在村后山坡上的樹林中,以蒲石河及周邊水田里的魚蝦為食。秋天樹葉凋零,這些鳥兒再飛走。百十年來,村民與鳥和諧相處,紅銅溝亦風調雨順。然而,一李姓財主家的兒子后來帶著村里的混混春天上樹掏鳥蛋、夏天爬山獵鳥。

這些人的行為激怒了大鳥,隨后群鳥飛去。自此,紅銅溝不見它們的蹤跡。時年夏天,紅銅溝便發生了一場洪災。洪水過后,村民們發現,李財主家的房屋被沖毀,上百畝水田旱田被淹,顆粒無收。

從此,百姓叫這種潔白或銀灰色的鳥為“風水鳥”,哪里有“風水鳥”棲息,哪里就會風調雨水。

管鷺為何叫“撈撈等”

當然,這只是傳說。時間退回到上世紀八十年代,紅銅溝的村民雖然每年都有大半的時間與“風水鳥”比鄰而居,但是,他們并不知道這些美麗的鳥,就是“一行白鷺上青天”詩句中的“白鷺”。

鷺屬涉禽,喜歡在沼澤地和濕地環境生活,以捕食淺水中的小魚、蝦等生物為生。所以在當地,百姓據其習性,給鷺冠以“撈撈等”的綽號。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紅銅溝鷺巢曾遭遇天敵野貓的入侵,當時的生產隊長發出號召:抓捕野貓者給予工分獎勵。于是,村民們集體上山,在每棵有鷺巢的樹干上下套。幾日后,野貓“被捕”,鷺恢復了安寧。

媒體助力“白鷺”揚名

1982年春夏之交,寬甸縣中學教師宋占方因愛好繪畫,利用休息天到紅銅溝采風。在這里他意外邂逅“大鳥”,這些鳥棲息在紅銅溝村面朝蒲石河的小山上。

隔河望去,山上的樹木“結”滿了碩大的鳥窩,樹上落滿白色或灰色的鳥,天空上亦盤旋著無數只。村民告訴他,它叫“撈撈等”,是當地的“風水鳥”,在紅銅溝村駐有千只。

但是,宋占方對這種鳥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他在隨身攜帶的由上海美術出版社出版的《飛禽畫冊》上,查到了這種鳥名叫鷺。翻閱大量的資料后,他確認紅銅溝棲息的“撈撈等”,其學名是白鷺和蒼鷺。這一發現,讓宋占方喜不自勝。藏在深山人未識,在自己的家鄉,竟然有鷺的棲息之所。

回到家中后,他把這一驚喜傾注筆端,著就一篇《尋鷺記》。1982年11月2日,《遼寧日報》刊發了宋占方的這篇文章。該消息隨著《遼寧日報》傳遍全省,第二年春天《人民畫報》社派出記者,后用兩個版面刊發了紅銅溝村白鷺、蒼鷺的“生活照”。再后來,省內多家媒體記者、攝影愛好者等陸續光顧紅銅溝,用筆和鏡頭留下一篇篇、一幅幅關于鷺的美文和倩影。1993年,《寬甸滿族自治縣縣志》記錄了紅銅溝俗稱的“撈撈等”鳥其學名為白鷺、蒼鷺。

2001年暑假,就讀于南京林業大學森林資源與環境學院的丹東籍學生宋立奕對紅銅溝白鷺、蒼鷺棲息地生活境遇進行調查,隨后寫出名為《遼寧省寬甸紅銅溝大白鷺和蒼鷺棲息地調查》的文章,該文于2001年《遼寧林業科技》第6期發表。

宋立奕在調查報告中寫道:“雖然百年來鷺一直是紅銅溝的夏候鳥,但由于鷺營巢林無人看管,其生存狀況堪憂,導致鷺的棲息環境很不樂觀,為使鷺不另徙他處,建議當地政府采取保護措施,封河育魚,專人看護營巢林?!?/p>

宋立奕的調查報告引起了相關部門的重視。當年,紅銅溝白鷺、蒼鷺棲息地被宣布為縣級自然保護區,禁止在紅銅溝區段的蒲石河內捕魚。2004年,借助寬甸滿族自治縣“撤村并屯”計劃的實施,楊木川鎮政府決定,將玄羊砬子村和紅銅溝村合并,統稱白鷺村。

注:文中①白鷺②蒼鷺③《遼寧日報》刊發的宋占方文章(局部)

(本文攝影梁廣軍)

?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佳永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