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坎子的今與昔
記者 曲竟舒 丹東新聞網 2020-05-25 09:25:17

東坎子作為丹東的一個地名,被叫了很多年,但是,東坎子這個名字是怎么來的,具體指哪個區域,它為何又分“北坎子”和“南坎子”,很多人可能不了解。

這里曾是東坎子

“鎮安橋(沙河橋)以北的地方都是東坎子!”

5月13日,家住臨江社區的于福洪老人這樣告訴記者。

于福洪今年91歲,自幼生活在鴨綠江邊。老家在山東,其父親闖關東來此定居。在于福洪的記憶中,東坎子是沙河橋以北區域的總稱,因該區域的西北側是一片高高的土坎而得名。

東坎子分 “北坎子”和“南坎子”。當年在東坎子內有一條小河,由愛河的分流與流經龍頭村的橫道河分流出的一股水合并而成。

這條小河從套外村縱向穿過東坎子匯入大沙河。河的西北岸地勢高,為黃泥崗,人們稱之為“北坎子”;河的東南面靠江,地勢低洼,人們稱為“南坎子”。

北坎子的西北面是珍珠山、果園溝以及經山街和太平街(現為經山街東段一部分)。

在如今的曙光路下,當年還有一條小河從珍珠泡流出,沿曙光路一直流到鴨綠江。這條小河溝,便是燕窩村與臨江村的分界線。

昔日他們有三“寶”

與臨江村幾位老人閑聊時得知,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前,東坎子人心中有三件寶,即:白菜、黃泥、黑蛹。

白菜,是鴨綠江蔬菜社生產的大白菜。那個年月,沒有“反季節蔬菜”,大白菜是家家戶戶秋冬兩季的主要蔬菜。說鴨綠江蔬菜社生產的大白菜是“寶”,于福洪解釋:外地運來的大白菜,在收菜之初就被扒掉了幾層菜葉,砍掉了菜根。大白菜受了很重的“傷”,在幾天的運輸中,會耗用大量的營養物以抑制或修復“傷口”,這樣的菜是“死”菜,沒有新鮮味道。而東坎子與鴨綠江蔬菜社比鄰,平日里可以買到菜農剛剛從地里拔出的大白菜。秋天需要儲備時,居民就到菜地里購買,自己拔出帶根的白菜,直接運回家。這樣的大白菜是“活”菜,自然、鮮美?!鞍溩由俜劈c肉都很好吃!”于福洪說。

黃泥,過去住平房的丹東市民,多數家庭都依靠燒散煤或無煙煤的炕爐子取暖、做飯。在燒散煤或無煙煤之前,要把黃泥與煤粉以1:5的比例摻在一起,用水攪拌成坨。因此,一年四季,都有趕著驢車的農民到市區賣黃泥。

“那時候,黃泥在市區里是值錢的,有哪家企業蓋房子、挖地基、修水溝下管子,挖出來的是黃泥,立刻就得派人日夜看守。不然,就沒有回填土了。即便如此,也有工人用飯盒、手提包偷拿黃泥?!迸R江村的李振山老人這樣描述。

東坎子的居民,從來不用買黃泥。特別是西北部地區的住戶,房前屋后地下到處都是黃泥,想用,拎著鍬、鎬,挖就是了。

黑蛹,即柞蠶蛹,是丹東絲綢一廠繅絲車間生產后的下腳料。柞蠶繭經過火堿高溫浸煮后,蛹已經被煮熟,因此,當時的繅絲蛹可隨時當零食吃,也可再烹飪加工。

蛹富含營養,在那個缺少葷腥的年代,繅絲蛹便成了既經濟又有品位的上等食肴,自食或招待客人都很有面兒。東坎子人除了到副食商店排隊購買繅絲蛹外,還有一個近水樓臺般的條件,那就是丹東絲綢一廠在其區域內,每年的“五一”過后,因為有蛹出現變質腐爛問題,絲綢一廠都要將大批量的繅絲蛹減價處理或直接扔掉。每每這時,東坎子居民都會大量購買,甚至托人找關系搶購。蛹買回家后經篩選,用鹽腌制,成為一年四季的美味佳肴?!昂诶O蛹,是那時東坎子人常年的葷食。市里的居民沒有這樣的條件?!崩钫裆秸f。

日新月異換“容顏”

東坎子自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就是丹東市主要的工業基地,當時有大小工廠一百多家,如:鴨綠江造紙廠、絲綢一廠、丹東燈泡廠、玻璃廠、棉織三廠、無線電七廠等等。據市總工會生產部當年的資料記載,在東坎子各企事業單位上班的工人有萬人之多?!爱斈昝刻煸缟掀甙它c鐘,站在鎮安橋(沙河橋)上,看上班的自行車大軍,就像潮水一樣,十分震撼!”于福洪說。

如今,上班族的自行車大潮已成為一代人的記憶,取而代之的是同樣如潮滾動的機動車大軍。在沙河橋以東的東坎子偌大區域,已經看不到平房區以及作為“界線”的河溝。東坎子被數條寬闊平坦的馬路和鱗次櫛比的居民樓、商業樓、企事業單位辦公樓所占據,被各種新名字的街路、居民小區所取代。

?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佳永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