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窯”不可及的回憶
記者 曲竟舒 丹東新聞網 2020-06-04 10:24:22

元寶區九道街道有個東堯社區,俗稱東堯,即在103路公交車東端終點站處??墒?,鮮有人知道,丹東多年以前有個地區也叫東窯,只是此東窯非彼東堯。本文所敘述的東窯曾為安東(丹東)的建設和發展實實在在地“添過磚加過瓦”,而因社會的進步、城市的發展,如今記得的人卻是少之又少,成為“窯”不可及的回憶。

如今仍孤立于套外村居民區內的原陶瓷廠廠房和煙囪

這里曾磚瓦窯林立

家住臨江街臨江社區的于福洪老人說:“東窯是指珍珠山以東包括現在的明星國際小區、東坎子監獄、東平佳苑小區一二三期、名仕莊園小區,以及東平街、套外村、岔道口以西這一片區域?!?/p>

于福洪今年91歲,祖籍山東,父輩闖關東來安東定居。于福洪在接受采訪時介紹,父親及臨江村老輩人經常講,民國初期,安東市相對興盛,同時也是東窯地區燒磚制瓦及土陶業最興隆繁華的時期。

東窯是泛指的區域名稱,南部屬“東坎子”范圍,中部為東平街,北部為套外村。

當年的東窯,土窯林立,有磚瓦陶廠十幾家。根據窯的外形和功能,可分為立窯、馬蹄窯、懸拱式串聯滾子窯等多種窯,燒制黑瓦、青磚和泥陶。這些土窯全部手工制作磚坯、瓦坯及陶罐制品。因該地區處于安東東部,被安東人稱為東窯。

窯工勞動強度大,窯廠用工量大。以制磚為例,需要人工刨土、運土、和泥。

進入脫坯程序后,需兩人合作,一人向坯掛中填泥,另一人脫坯、洗掛。用手工木制坯掛一次只能脫出一個磚坯,平均一人一天能脫出百余塊磚坯。土窯燃料使用的是柴火,每次產品燒制完后,都要?;鸪龈G。

最鼎盛時的東窯不是“繁忙”能夠概括的。

晚上在高處向窯地望去,一片“火?!?,每個窯頂都像火山一樣噴火。在火光、燈光映襯下,是揮鎬刨黃泥以及推車、脫坯的工人。白天看東窯,處處都是工人勞作的身影,路上是拉磚拉瓦拉土陶產品的馬車,牛車。南來北往,絡繹不絕。

安東窯業被日企擠垮

少年居住在九連城鎮套外村的王少君,對偽滿洲國時期東窯的境況做過調查,在其文章《故鄉安東》中這樣描述:自1931年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后,安東淪為殖民地。日本人為籌措戰略物資,加緊了在安東的工業建設。

他們征用東窯的大片土地,投下資金成立窯業株式會社,建了三座大型磚廠,一個瓦廠,全部采用機械化生產紅磚和紅瓦。

機械化生產磚瓦,效率高、成本低,一臺制磚機日產兩萬多塊紅磚坯。日本窯業株式會社生產的紅瓦比安東土窯生產的小黑瓦大,一片能頂八九片小瓦,瓦上設計有掛鉤,安裝比小瓦方便、快捷。并且,日本磚窯燒煤,點一次火常年不?;?。

日本人出的紅磚瓦,上市后十分暢銷,安東土窯在此沖擊下,幾乎全部關閉、破產,只剩下幾家泥陶作坊。

走進歷史深處的東窯

于福洪說,1949年后安東的城市建設亟待磚瓦建材,而此時,東窯的偽滿窯業株式會社磚瓦廠已在國民黨占領時破壞殆盡。

安東市企業局重新修整成立安東市永華窯業公司,東窯為一分廠,四道溝為二分廠,位于現在的六街六緯的原丹東飯店所在地是水泥瓦三分廠。

在政府的扶持下,東窯磚瓦廠重燃生機,生產了大量紅磚紅瓦。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生產的“大窯”牌磚瓦,是丹東及北部地區的知名品牌,購買“大窯”磚瓦,得排隊等貨。到了九十年代末,由于黃泥資源的枯竭以及國家相關政策的實施,紅磚瓦廠相繼停產倒閉。

東窯地區只剩下套外村一個老牌國營陶瓷廠,幾家個體泥陶作坊,陶瓷廠是從外地購進粘土勉強維持生產煙筒、水管子、大缸等表面掛釉子產品。

個體泥陶作坊因為規模小,制作泥花盆、蜂窩煤爐膛等用土量小,只能勉強維持經營。進入二十一世紀,陶瓷廠和僅有的幾家個體戶宣告破產。

如今,曾經的煙火彌漫、熱火朝天的燒窯、出窯以及堆積如山的紅磚紅瓦“盛況”已徹底消失。在東窯這片土地上,到處聳立著高樓大廈。

自珍珠山以東,明星國際居民小區、東平佳苑(一、二、三期)居民小區、名仕莊園別墅區,這些充滿現代時尚色彩的名字,覆蓋了“東窯”舊名。

在東窯這片土地上,幾乎找不到“東窯”過往的痕跡。

?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佳永配资